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校友会  >>  文峰塔之恋

我的“文峰”情结--刘志勇

发布日期:2012-12-06 阅读:1100次

 

我的“文峰”情结
刘志勇
1954年秋至1960年夏,我在广益中学初57级1组、高60级1组过完了我6年的中学学生生活。文峰塔下绿树掩映中的广益中学,经过一代又一代师生的辛勤耕耘,培养出无数英才,为国家、人民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既受到社会的好评,更受到各届学子的无限敬仰。在广益中学,在学校领导、恩师们的亲切关怀和殷切教导下,我从一个不醒事的顽劣少年,成长为一个学习和品德都比较好的学生,特别是较为优秀的数理化成绩,为我小有成就的一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60年毕业后,我带着对文峰塔和母校恩师们的依恋,去闯荡属于我自己的人生。无论我走到那里,在做什么,文峰塔、母校的恩师们都在殷殷地看着我,鼓励着我,激励我奋进。结束学生生涯后,我主要从事了两项工作,一是从事教育工作23年,二是创办工厂至今。
 
我高中毕业后,被分配到“西昌专科学校”师范科数学专业读书,1962年专科学校毕业后,我以年级第一名的成绩被分配到“米易中学”任数学教师,第二年考入“四川师范学院”数学系读函授,获得优秀成绩,算是具有了本科学业的资格从事数学教学工作。
在从事教育工作中,我主要承担初、高中数学课和班主任工作。工作中,我都自觉或不自觉地摸仿广益中学恩师们的教技、教态,我把我了解的广益中学的恩师们的各种优点进行认真总结,结合我自己在工作中的体会,为我自己规定了几条教学工作的准则:一、要具有高尚的教德,要像广益的恩师们那样,力求使自己在各方面成为学生的楷模,更要无条件热爱自己的学生;无论学生家庭的社会地位、贫富、民族、阶级出身如何,也无论学生自己是聪慧或迟钝,优秀或顽劣,我都勤勤恳恳、兢业业地为他们服好务,一视同仁地对他们因材施教,力求让他们的学业和品德都得到尽可能大的提高。二、不断提高自己的知识和技能,在深入钻研教材的基础上,不断研究和学习中学数学教学上的新知识、新思想、新方法、新动态,力求让自己在知识上和技能上随时靠近或达到全国中学数学教学的先进水平,力求让自己在知识和技能上具备当一个好老师的资格。三、在认真研究学生学习过程的一般规律的基础上,认真研究不同的学生个体在学习数学方面的规律和先进经验,努力寻找和研究阻碍学生学好数学知识和技能的原因,及时解决他们在课内或课外出现的,影响他们学习的困难问题。我认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做到因材施教和教学相长。
教师的任务就是教书育人,我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只有教师全身心投入了,才有希望育出英才。广益中学的恩师们,像周俊儒、涂一高、彭中伦、吴衡初、张荣庭、武竞等都是我的榜样。像他们一样,我不辞辛劳,既重视整体和各阶段的计划性、系统性和科学性,又重视始终坚持对每一堂课的精心设计、精心施教,力求利用好课堂上的每一分钟,任何的庸懒和投机取巧都是不可取的,都会误人子弟。
进入米易中学三年后,我带的第一批学生毕业了。因为我工作勤奋,教学也相对比较得法,学生升考成绩较好,升学率高,我在那个小县城很快就小有名声。不幸的是仅隔了一年就进入文革动乱时期,我仍然想方设法地在小范围内研究和实践教学工作,为了提防有人攻击我走白专道路,有时甚至是冒着风险偷偷从事教学工作。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的1976年到1986年这10年,可以说是我从事教学工作最顺心的10年。那时,臭知识分子的帽子摘掉了,思想得到了解放,热情工作报效祖国在老师中蔚然成风。在全体师生的共同努力下,因为连续几届高考成绩都在攀枝花市名列前茅,山沟沟里的米易中学被确定为四川省重点中学。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全体师生的共同努力下,一大批优秀人才被培养出来。如现任四川省军区政委、少将叶万勇;北京大学生命中心执教的周平,1997年到美国攻读博士,现在美国从业;兰州大学执教的宋卫平,1989年到美国攻读博士,现在美国从业;北京煤研院瞿炯;美国医学教授肖云等就是那个时期米易中学毕业学生中的优秀代表。我有幸曾亲自调教上述学生,特别是瞿炯,从初三起我就开始对他进行课外辅导,他1979年参加全省高中学生数学竞赛,获全省第6名,1987年川大数学系毕业后调入北京煤研院计算机中心,1997年晋升计算机软件研究员,现任煤研院经济分院总工程师。
在我的教学中,始终注重狠抓在每一个教学班中都占多数的中等生,使他们当中尽可能多的学生向优等生转化,同时又兼顾两头。对吃不饱的学生,在自愿的原则上组织兴趣小组,以拓宽、加深紧贴教材的知识和技能。对跟不上的学生,每周课外进行一课时查漏补缺。因为我舍得下功夫,我教的班级在参加升考时,往往能获得大面积丰收。
1979年我被评为攀枝花市的优秀教师,还曾应邀为全市中学数学教师上过两天公开课和一次专题讲座,并连续担任了三届市政协委员。
 
正当我在教育战线上小有成绩,全市上下、家长、学生都反映不错时,一个困绕着我已经太久的难题使我无法解脱。米易县本是凉山州除西昌县外最富裕的县,1978年底才划归攀技花市,那里日照充足,雨量丰沛,又有安宁河的灌溉。在它的坝区早就实现吨粮田(即每亩每年两季产一吨以上粮食),甘蔗每亩每季收获15吨以上。可是它是个纯粹的农业县,仅有一个靠全县农民种甘蔗而生存的本地国营糖厂,该厂每年上缴利润约300万元。全县财政收入每年仅约500万元,我们的工资常常要靠县财政用两年甚至三年后的财政收入才能还上的贷款来发放。米易尚且如此,全国更不乐观。中国的经济到底应该走一条什么样的发展道路?中国的强国之路究竟在哪里?
正当我苦苦思索不得其解时,党中央公布了一系列改革开放的政策,吹响了迈向现代化的号角。我终于看到了祖国强大的希望,我不能置身事外,必须参加到复兴中华的伟大洪流中去。于是,1983年我利用暑假较全面地考察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广东和福建的一些新兴企业,那里各种体制的企业欣欣向荣的景象让我振奋不已,迫使我思考地处横断山脉大山沟里的米易县,怎样才能结束封闭、保守的局面,也吹起向现代化进军的号角呢?
回到米易县后,我一面认真教书,一面研究项目,组织人员,筹集资金,调查市场,办理执照,购置设备。经过近一年的筹备,于1984年6月2日生产出 第一批优质生物化工产品——蛋白胨,这个产品当时全国只有上海和武汉各有一个厂在生产,我厂成为全国第三家生产蛋白胨的工厂。到1985年5月,我的小企业已盈利100多万元,一跃而成为米易县的第二纳税大户。别小看这100多万利润,在那时可以发2000人全年的工资了。社会上一时间震动很大,反对之声迭起,说我办的厂是资本主义的芽苞,必须取缔。县委、县政府也拿不稳,立即向市里反映。市长李腊旺带着县领导们来厂考察了,他们认真听取了我对攀技花市、米易县改革开放的思考,希望通过我办的厂打破米易县封闭保守的局面,希望给领导们提供决策的参考实例等汇报。李市长向县委县政府说:“刘老师办的这个厂,是我市在改革开放中涌现出来的新生事物,为国家创造了财富。他的试验在政治层面上、经济层面上和组织形式上,都对制定我市改革开放的具体政策有很大的参考价值。有什么问题可以逐步完善,市里坚定地支持刘老师继续试验下去。”随后,市委书记韩国斌、副省长杨析中、省委书记蒋民宽、张晧若等都先后来厂考察,听取我的汇报。1985年底由县委常委会发出通知,让我停薪留职,专心办厂。县里还让我征用13亩地建新厂,工厂生产力得到较大发展,并增加了肥皂生产线,蛋白胨被评为四川省优秀新产品和四川省优质产品。
1989年,成都军区政治部主任郑贤斌亲自聘请我到成都军区支援部队建设。我安排好米易工厂的生产销售等事务后,于1989年10月到成都军区政治部报到,被安排到部队的工厂里当厂长,享受副师级待遇。我妻子张晓曦随我正式调入部队,被安排到政治部的一个局里担任助理。3年支援期满后,因为我在部队的工作比较出色,得过两次一等先进工作者奖励,受到部队领导的赞誉。当时成都军区政治部主持工作的副主任刘世楚找我谈话,提出让我入军藉,并提职提级。我考虑再三,终因我的志向不在于此,毅然决定放弃升迁的机会,向部队领导婉言辞谢,同意张晓曦继续留在部队工作。这样,我在部队工作3年多后,于1993年初离开了部队。
离开部队后,我于1994年底把米易厂迁到成都武候区,命名为“成都市文峰生物化工厂”。所有产品都以“文峰”为商标,以文峰塔图形为商标图案。我在成都火车南站建了一幢四层一千多平米的楼房,命名为“文峰综合楼”,作为文峰企业的总部。        
到成都后,我在抓好工厂老产品经营的同时,加强了新产品的开发研究,实行了以蛋白质为圆心的同心圆研发战略:一、寻找和发现各种不同的蛋白质源;二、通过对各种不同的蛋白质分子进行可控制的不同层次的降解,再按不同要求采取在分子层面上进行络合、螯合、修饰等,得到不同性质、不同元素组合、适应不同需要的新的一系列蛋白质分子、蛋白质分子的片段与其它元素的络合物、螯合物,从而创造出多种不同性质和不同用途的蛋白质系列产品。
由于市场的原因,1996年起蛋白胨销售萎缩,新产品还没有被市场认识,我厂经过了三年极端困难时期。正当我将要维持不下去时,1998年底,意大利一家企业到中国来寻找“水解植物蛋白”,天津一家外贸找到了我厂。“水解植物蛋白”正是我的同心圆内的产品。3天后我即发出了样品,10天后收到对方60吨的订单,并汇来足够的订金。我用三39天完成了60吨的生产任务。这单生意除去成本和税金净赚45万元。之后,意大利的这家企业连续6年都由我厂供货。从此,我厂走出了特困时期,企业逐渐恢复了元气。
随着其它新产品陆续进入市场,企业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除原有的蛋白胨外,我厂自己研发的蛋白质系列产品丝肽粉、丝素粉、多糖茸精、小肽、复合氨基酸等都已相继进入市场,其中丝肽粉、多糖茸精在全国是我厂独有,销售量较大。为了扩大生产,我先后在成都市龙泉驿、双流、崇州都分别建起了以“文峰”命名的生物化工厂。
在企业发展的同时,以蛋白质为圆心的新产品研发也在进一步拓展。近年来,我厂又研制出“植物蛋白多肽”—— 一种含多种生长因子的植物蛋白质肽,投放市场后很受欢迎,现在光“植物蛋白多肽”的平均月销售额已突破100万元。
我厂新产品研发的脚步并没有停止,同心圆的半径也在逐步延长。近年市面上出现了一种新型免疫抑制剂——他克莫司(fk506)的新药,2008年前只有日本能生产该药,2008年后国内有两家大型药业已经具备了生产他克莫司(fk506)的技术和能力。但是生产他克莫司(fk506)的专用氮源——肽酪素(即含多种活性因子的酪蛋白肽)只能高价从日本进口,使得国内他克莫司(fk506)生产成本极其高昂,生产受到很大限制。2010年我厂开展对肽酪素的研发,现已获得成功,价格降低近60%,为国内他克莫司(fk506)的生产降低成本、拓展规模作出了贡献。“文峰”这一品牌也在大、中型制药企业中获得了较高的声誉。
随着企业的发展和实力的增强,2011年底,我将分散的“文峰”各企业进行整合,统一为“成都市文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2012年初已在成都的工业园区征地,新公司驻地的主体建筑和各种配套设施正在紧张的建设中,预计2013年能建成。届时,整合后的“成都市文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将整体入驻。
基于上述业绩,2010年我有幸被成都市侨商协会推选,以文峰企业的董事长身份,参加了成都市各届精英才能参加的春节团拜会,受到市委书记、市长的接见。儿子刘宇麟现任“成都市文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已被推举为四川省华商协会青年分会副会长。
 
100多年来,广益中学一代又一代师生通过艰苦不懈的努力奋斗,在学生中树立起了以文峰塔为象征的广益中学的崇高精神形象。我作为广益中学莘莘学子中的一员,希望这种精神在我创建的企业里得到传承发扬,让这一精神成为“成都市文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精神主体。愿“文峰”这一品牌带着我对母校的依恋,走遍全国,走向世界。
谨以我创造的“文峰”品牌作为我向母校的献礼。                                                                         
                                                                                                   (作者系高60级1组 校友)

重庆广益中学 版权所有(1894-2012) 校址:重庆市南岸区黄桷垭文峰段78号

邮编:400065   联系电话:62627262,62466701   传真:02362627262

  渝ICP备09006278号  


食堂订餐管理系统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