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校友会  >>  文峰塔之恋

安得广厦千万间——记重庆市房地产业协会会长莫元春

发布日期:2012-05-23 阅读:555次

 

安得广厦千万间
 
——记重庆市房地产业协会会长莫元春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杜甫
(报告文学)
 
特约记者阿瑶
 
一.退休
 
这是2007年阳春三月的一天,在重庆市国土房管局的一间不大的办公室里,莫元春开始收拾自己私人的东西,几本多年来写下的工作笔记,一些常翻带了卷角的书,许多照片,取下墙上请启功大师关门弟子北京著名书法家张志和写的“莫明其妙”的条幅……打包,装箱。再给桌上的小盆栽浇上点水,小盆栽里的绿叶昨天又钻出了两片新芽。莫元春中等个,园脸,宽宽的额头下有一双睿智的眼睛,说话中气十足,不像这个年龄段的人。他坐下来,环视一阵,办公室一下子显得空了许多,就像自己此刻的心。他解开一个包,仔细翻阅在国土房管局写下的一些东西,嘿,还真不少,有:“重庆市地价体系研究”,包括《重庆市城镇土地定级》、《重庆市国有土地使用权基准地价和公示地价》、《重庆市国有土地使用权基准地价和公示地价实施办法》、《重庆市地价修正系数》和《重庆市地房籍管理信息系统》等;获奖的论文有:《合理的地价体系是土地市场机制调节的导轨》、《对国家<土地确权意见>的实务与探讨》和《深化农村土地使用制度改革促进农村经济快速发展》等文章;执笔的主要法规和政策有:《重庆市土地房屋权属登记条例》、《重庆市地价评估管理暂行办法》、《重庆市破产企业国有土地使用权处理办法(试行)》和《重庆市人民政府解决办理“两证”遗留问题的实施意见》等文件;除了写下这些文章、文件,组织的重大工程项目有:三峡库区第三期地质灾害防治,重庆库区前期工作……扪心而问,盘点在国土房管局工作这些年,自己真还没有虚渡。现在,终于要离开了,还真有点儿留恋这张桌子和椅子。什么也不想,只是静静地坐一坐。结束了,忙忙碌碌的日子再也不会有了,这是大自然的规律,每个人都有这一天,他满六十岁了,他再也不会踏进这间办公室,他退休了。呷了一口刚泡好的龙井茶,一股淡香钻进肺腑。说什么也不想是假的,自己不想,别人也要逼得你想,因为你是社会的人。几个月以来,就有重庆好几家房地产公司请他去做高管,做房地产他是专家,行家里手,轻车熟路,年薪是以六位数甚至七位数计;几家测量机构也找到他,以前在部队他就是搞大地测量的,在后工学院教的就是军事地形学,请他去负责;夫人蔡海韵更是常在耳边叨叨,退下来了好,不干公家的事情了,你懂业务,你是高级工程师,全国资深土地估价师,在房地产圈内的熟人多,认识政府部门的人多,资源不能浪费了,咱们开个公司自己干……这些路子都不错,都挺好,哪条路子都来钱,来的不是小钱是大钱。然而,莫元春是一条犟牛,他觉得干了一辈子了,累了,再也不想干了,退下来就好好休息吧。真不干了?不干了。蔡海韵说,你腰椎间盘突出一直就没有好过,不干了也行,好好治治病,把身体养好。咱们一起出去走走,到瑞士看大儿子去。不准反悔?不反悔。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大儿子莫麟留学新加坡国立大学,1999年毕业,2002年到瑞士信贷银行集团工作,好几年都没有回家来了。突然,电话响了,莫元春吓了一跳,拎起话筒听,这个声音太熟悉了,是局长打来的,局长说,莫巡视(其实是副的),今天中午我请你吃饭。莫元春说,受宠若惊,不敢劳动局长大驾。局长说,在厨房制造,你一定要来。电话搁了。局长是从法国读书回来的博士,对部下不错,眼界宽,业务能力强,他的脾气莫元春是知道的,说一不二。他明白这位比自己小好多岁的小老弟要给自己饯行,这个面子不给不行,老哥子要走了,无非就是坐在一起品一杯茶,喝几杯酒,拉拉家常宽慰自己一下而已。不吃白不吃,当然得去。
 
二.受命
 
来到厨房制造一个雅间,莫元春的眼睛瞪大了,坐在这儿的不是局长一个人,以前的老局长,现任的房地产业协会会长也坐在这儿。两人对视一眼,意味深长。莫元春一下子感到这顿饭不好吃,是鸿门宴。重庆的房地产业协会是1993年成立的,这些年,由于老会长身体不好和其他一些原因,每况逾下,活动不多,会员单位也就几十个,而且不大与企业沾边,会员也自然不把协会当回事,年收入也就二、三十万,协会里七、八个老人,只有一人会电脑,经常无所事事就打麻将,房地产业协会被人叫做“麻协”了。莫元春硬着头皮落坐,心想,来事儿了,既来之则安之,看他们耍些啥子抖摆?一杯茶品了几口,三杯酒下肚,先是天南海北国际国内家长里短乱吹一阵,局长说,老莫,看你很喜欢那幅“莫明其妙”的条幅,是有什么典故吧?老会长说,这事儿我知道,小莫曾到重庆市国有企业破产清算领导小组工作并担任一定的领导职务,由于工作出色受到朱镕基总理的接见和表扬。小莫向朱总理详细地汇报了重庆处理安置破产企业职工的案例和经验,并与朱总理争论、探讨,那幅“莫明其妙”的条幅就是朱总理脱口而出赏识小莫的妙语。朱总理当着在座的市委书记张德龄和市长蒲海清说:莫元春啦莫元春,你干得不错,真是莫明其妙,你当个局长我没意见……局长感慨道,原来真是大有来头呀!老会长说,小莫不张扬。局长看了老会长一眼,老会长心领神会又说,只要天气不好,这老寒腿就痛,气喘,走不动路。局长说,我知道一个医生……老会长说,医生看得太多了,现在在吃中药。看他们不说正事,莫元春实在忍不住了,说,二位领导,不要打哑谜了,有事就说。老会长看了局长一眼,局长点点头,老会长端起一杯酒,说,小莫,你把这杯酒喝了。莫元春似乎一下子全明白了,他端起酒杯一口喝干了这杯酒。老会长说,我身体不好,真是不能干了,协会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你帮我个忙。老会长情真意切,这话说得再明白不过,莫元春看一眼局长,局长说,老局长看上你了。莫元春说,你也看上我了?局长说,局里很多人都看上你了,秘书长昨天还向我推荐你,大家都相信你能干好。局长和老会长把酒杯又端起来,莫元春看到的是两双信任的眼睛。碰杯,仰脖,都干了。接下来的话就顺畅了,都知道莫巡视退下来后有不少好路子可以走,而干这个会长基本是费力不讨好,就是为方方面面干服务,不是一个盈利找钱的机构,摆明了说,莫巡视是要做出牺牲。莫元春感慨地说,在广益中学读书近五年,从68年参军,70年入党提干,78年回来在部队院校边学习边教书,8810月转业,893月考试进了局里,边干边学,我是如鱼得水,竟然成了房地产方面的专家,派我去搞国有企业破产清算,再回到局里,又让我承担三峡库区防治灾害办公室工作,服从命令听从组织安排我是军人作风从无二话,难得两位领导信任我,我不能不识抬举,我先干一段,干不好,你们随时把我拿下。听了莫元春的肺腑之言,两位局长笑了。莫元春又说,你们要支持我的工作,两位都说,要什么,尽管讲。莫元春想想,一时想不好,就说,我想三天,两位就说,知道你板眼多,别要得太狠。莫元春说,不贪。莫元春再敬了两位局长的酒,最后说,今天回家,不好向蔡海韵同志交待呀!局长大笑,说,尊夫人蔡海韵昨天送老局长去医院看病,老局长早帮你把工作做下来了。莫元春瞪一阵眼,摇一阵头,不得不佩服,姜还是老的辣呀!
 
三.上任
 
回到家里,莫元春和蔡海韵有这样的一场对话,喝了?喝了。答应了?答应了。不去看大儿子了?以后去。我是担心你的身体。抹不下这个脸面啦!你生就的这个劳碌命。说对了。莫元春看出她不高兴,心想,不怪她,是自己反悔了。蔡海韵说,你就没找他们提点条件什么的,莫元春说,一时还真想不好。蔡海韵说,你知道有人把房地产业协会叫“麻协”吗?莫元春心想,蔡同志早帮他想通透了,于是点点头,说,你帮我下碗面,我是真饿了。以后的两三天里,两口子真是没有闲着,跑了不少地方,请人喝茶聊天,请教专家,礼贤下士,问计问策。三天后,莫元春向局长要的是春秋两季房交会的承办权,局长说,你是要了我的命了。莫元春说,我得有事情干,你不给也可以……局长咬咬牙,说话算话,给你。莫元春说,这事还是你管着的。局长说,别讨好卖乖了,你比谁都狡猾呀!你是表扬我还是骂我?莫元春嘿嘿笑了。莫元春向老局长要的是对协会的整顿,老局长说,我是力不从心了,交给你,你大胆搞,我睁只眼闭只眼。莫元春说,你不要给我打电话,我怕我心软。老局长说,不打。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2007年8月,莫元春到房地产业协会走马上任了。说实话,协会真是穷得丁当响,七、八个人就挤在一间租来的一百来平米的房子里办公,分成许多小格子,大家看报,喝茶,聊天,每月就拿七、八百块钱。莫元春从家里搬来电脑,把私车当成了公车用。第一次通知九点钟开会,七、八个人,一会儿来一个,一会儿又来一个,竟有人快十二点钟了才来。莫元春是军人脾气,一肚子火好不容易按住了才没有冒出来,这样上班还能干事吗?他立马就烧三把火,整顿,立规,肃风气。三个月后,老局长悄悄地上协会来了,他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办公室变得干净,漂亮,过去的老哥儿老姐儿不见了,上班的是一水儿十多个小伙、姑娘,一人一台电脑,他没有见莫元春,又悄悄地离开了,他是放心地离开的,脸上带着难得看见的笑。这个人算是找对了。他去了那些老哥儿老姐儿们的家,想听他们发发牢骚,没想到的是,众口一词,莫会长把我们安排得好,让年轻人去干,我们就不要占着茅厕不拉屎了。说实话,万事开头难,这三个月来,莫元春早出晚归,中午常常吃盒饭,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人瘦了整整10斤,整顿队伍,劝退老人、庸人那是要一个一个苦口婆心做思想工作的,然后才能招进新人来,重新建立规章制度,自己首先就要以身作则。现在,一支思想正,作风纯,准军事化,能打硬仗的队伍终于建立起来了。房地产业协会归国土房管局业务管理,民政局、社团管理局社团登记,秉承的是“为行业服务,为企业服务,为群众服务”的宗旨,换句话说,就是一个桥梁和纽带的作用,要“服务行业上水平,服务会员见成效,服务社会有责任,服务政府有作为”。建立队伍,建立制度,工作定了位,就要干事了。莫元春是不怕干事的,只要认准了要干的事,就要干好,干得风风火火的,干得漂亮,干出成效。有人说,这是他的长处,也是他的短处。莫元春说,一诺千金,我不敢懈怠呀!
 
四.开刀
 
就在莫元春甩开膀子大干一场的时候,他身上的固疾腰椎间盘突出找他的麻烦来了,那是2009年3月12日,他不得不住进了解放军大坪三院,开刀动手术。这个病是他在云南当兵时落下的,他干的是测绘兵,刻苦钻研成为全军(全国)大地测量一等天文观测员(当时全国仅十来人),人仪差长期保持在0.04秒左右,全军第一人使用瑞士进口T4A全能经纬仪,发现不适合中国野外作业,为国家不再进口记时系统提供了参考。那时的野外作业大多在高原,雪山,江河,湖泊,沙漠……为国家一等三角锁的起始点和军队发射火箭确定准确的地理座标。爬陡坡,涉悬岩,过吊索,渡恶水,经常宿营在海拔4000多米到5000多米的地方,深夜零下二十几度寒彻骨头,艰苦的环境和条件虽然磨练了莫元春坚强的意志和不怕吃苦的精神,但病就此落下了,那时,平均一年要住一次医院。专家会诊,现在的病况是,四、五之间腰椎,腰五底一椎间盘突出,手术方案为:在上中下六处打眼,取髋骨填塞,再平行竖打两条钢针。大坪三院派出了最好的医生,手术做得十分成功,但莫元春在医院躺了整整四个月。这四个月里,真是辛苦了夫人蔡海韵,她是天天炖汤,送饭,熬夜守着打吊瓶,卡准时间按时服药,来看望的人多还得迎来送往。三月份动手术,四月份就是春交会,莫元春仍然是一个指挥员,他躺在病床上用手机指挥协会的工作,细节决定成败,从布展到安保,从印出的一本小册子,到企业的一个广告,他都亲自过问,不许出一点差错,有重大事情,班子就在病房里开会,为这一点,医院里为他开了绿灯。令人欣喜的是春交会大获成功。平时工作都忙,现在有时间了,两口子摆了好多过去从未摆过的龙门阵。蔡海韵说,昨天,你广益中学的一位同窗来看你,说你在读高二时就写数学论文了,是真的?莫元春说,言过其实了,是数学老师涂一高鼓励我对几种典型曲线与直线相交合围面积进行研究,利用了解析几何、极限等初等数学知识和数学分析方法,那只是极稚嫩的数学论文,涂老师还让我第一次走上讲台,向全班同学演讲,培养了我的自学能力,逻辑思维能力和研究能力。还有更重要的,我高中时期的班主任李长禄教我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保尔·柯察金坚定的人生观、世界观对我影响很大,李老师的人格,人品,为人处事,治学态度,更是影响了我们全班每一个同学,那时,我喜欢体育运动,是学校篮球队的队员,我就是在广益被同窗好友郭俊拉着一起参军的。蔡海韵十分感慨地点点头,说,从16岁到21岁,那个青春年代对于我们都是太重要了。蔡海韵竟然不知道老公是考进国土房管局的,只一个月的时间就能做土地确权报告而语惊四座,做无线电一厂破产安置职工的工作,竟没让自己去买下那块只需要十多万元的土地,一位西南大学的博士生请他做自己的课题导师,在广阳坝为体委的140亩训练基地确权惊心动魄……两人像重新回到了谈恋爱的青年时期,都有一种微妙的感觉,这次开刀住院,他们了解得更深了。局长和老会长来了好多次,要他安心养病。莫元春是个乐观主义者,说,机器改装后又有劲了。四个月后出院,协会工作按步就班,一丝不苟,蒸蒸日上,莫元春坐上了轮椅。医生要他静养,蔡海韵看老公心不在家里,只好开车送他去协会。莫元春又开始每天上班,丢了轮椅,然后是双拐,单拐,肘杖,一年后扔掉手杖。莫元春又站起来了。
 
五.诚信
 
许久以来,协会接到不少买房者的投诉,房地产商做虚假广告,一房二卖,先抵押后卖,短斤少两,等等。如何使老百姓买到放心房,成了莫元春想得最多的一件事情。他在重庆开展了评选50佳诚信房企的活动。2011年9月25日,重庆晚报记者曹勇采访了莫元春。两人有以下一番对话。
曹: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前两个月全国70个大中城市房价数据可以看出,国家对房地产行业实施的宏观调控效果已经开始显现,您认为在这种背景下,诚信房企的评选意义更显重大吗?
莫:重庆市第四届诚信房地产企业评选在这种大环境下更有现实意义。房地产业是一个涉及到社会民众等多方面的重要行业,上下关联产业众多。在中央针对房价过高,涨幅过快的房地产市场进行严厉的调控,且效果逐渐显现的背景下,紧缩的信贷政策对房地产业影响巨大,企业资金链紧张,这是最容易出现不诚信行为的时期。在这期间开展诚信房企评选,呼吁开发商响应国家号召,合理定价,守法经营,科学发展,将对推动房地产市场稳步健康发展起到重要作用。
曹:在不少人看来,企业的诚信评选是软指标,很难确定企业是否诚信,您怎么认识诚信这个词的呢?
莫:诚信是一种人人必备的优良品格,讲诚信的人,处处受欢迎;不讲诚信的人,人们会勿视他的存在。企业也不例外,所以有诚信是现代企业生存和发展的基石的说法。“诚”,是儒家为人之道的中心思想。宋代理学家朱熹认为:诚者,真实无妄之谓。肯定“诚”是一种真实不欺的美德。要求人们修德做事,必须效法天道,做到真实可信。而“信”,理学家程颐认为:“以实之谓信。”可见,“信”不仅要求人们说话诚实可靠,而且要求做事也要诚实可靠。“诚”主要是从天道而言,“信”主要是从人道而言。所以我认为,人,企业首先要“诚”,才会去做“信”的事情。本次诚信房企评选,我们也将一些软性服务(如售楼人员的服务态度,职业道德)进行了量化。
曹:诚信房企的评选您认为会给老百姓带来直接的好处吗?如有,怎么体现呢?
莫:诚信房企的评选活动将与全市房地产企业诚信档案建设相结合,建立诚信信息管理系统,通过网络,逐步建立健全全市主要开发商的企业基本信息、项目信息、不良行为信息等,供社会公开查询,为老百姓购买放心房提供有力的参考。同时,做好诚信评选活动,将有效提升企业服务意识,一方面可以在购房过程中避免因误会引发的纠纷,另一方面也将促使企业积极面对,认真处理一些购房纠纷,最大限度地保护购房者的利益。
曹:从前几届诚信房企的评选结果看,这些诚信房企起到了哪些积极作用,并为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起到了哪些标杆示范作用?
莫:应该说,我市这几年房地产行业的诚信建设取得了不小的进步。过去出现的重复抵押,一房多售的现象现在很少发生,市场秩序越来越规范。更多开发商更加注重企业品牌的打造。
送走曹记者,莫元春写下杜甫的两句诗:“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这样,就能天天看到它。
 
六,房交会
 
2011年春交会布展时,突然冒出来一个律师,气势汹汹,言及他是来为某公司打官司的,美利山楼盘和亚太商谷楼盘商标侵权了,必须撤展,否则……莫元春从电梯里出来,正好遇见了这件事。他叫回了这位律师,详细了解了他的来意,立刻又征询了自己的法律顾问对此事的看法,并调查了那家公司的情况。这两个楼盘开盘几年了,而那家公司注册这两个商标却是2010年10月的事情,很显然,这是一件恶意抢注事件,目的是要讹一笔钱。参展的两家公司都是协会的会员,他们的合法权益必须维护。莫元春再调查美利山楼盘和亚太商谷楼盘所属公司,如果撤展,不参加这次春交会,他们会有多大的损失,两家公司分别说了一个很大的数字。莫元春再找到那个律师,要他转达那家恶意抢注别人商标的公司,官司如果他们打输了将赔偿那两笔巨额款项。由于莫元春强硬的态度和有理有节的斗争艺术,这家公司只好偃旗息鼓悄悄地退出了。树欲静而风不止,莫元春再以协会的名义向协会所属会员公司发出通告,请他们提高警惕,防止被人恶意抢注商标。协会为会员维权这件事在重庆的房地产业界传为美谈。
几年过去了,2012年春,莫元春在重庆市房地产业协会第三届三次会员大会上做工作报告。他说,房交会是市国土房管局委托协会承办的重要活动,是协会重要工作。协会在局领导、相关处室、各登记中心的大力指导和支持下,全力以赴,稳健创新,结合国家形势和市场需求,努力把每届房交会办成了市民选房购房的重大节日。从2009年春交会开始,每届房交会都积极配合宏观调控政策,把政府公租房展区设在展场显著位置,大力宣传调控政策和政府保障房项目;引导企业顺应政策形势主动制订优惠促销举措,把参展项目优惠措施汇印成册,免费赠送给市民,方便市民购房得到实惠;组织媒体正面宣传报道房交会,收到很好效果;通过不断优化展位布局,协调参展企业之间矛盾;支持参展区县进行形象宣传和土地招商。2011年房交会,进一步把“搭建平台方便市民选房购房,提供服务促进行业科学发展”确定为办展会的指导思想;还组织了网上房交会、掌上房交会,发放会刊和购房地图及别册、组织第六届最佳展台评选活动,提高便民程度,丰富服务品种,改善服务质量;组织十大商业地产企业和项目评选宣传活动等,丰富展会服务行业、服务社会的展会功能;还在房交会期间维护了企业的合法权益;通过组织布展安全培训班,成立应急工作组,强化了展会安全意识,加强安保措施。2010年和2011年四届房交会成交各类房屋33333套,成交建筑面积313.09万平方米,成交金额166.65亿元。既体现出重庆市对国家宏观调控政策的高度重视和切实贯彻,也满足了社会对住房的刚性需求,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企业的资金压力……
莫元春没有看见,局长和老会长也来了,他们坐在最后面。老会长说,选好这个人可是我的功劳。局长说,我不同你争。莫会长比老会长会找钱。老会长说,我听说,他拿出了100万元去搞诚信50佳房企评选。局长说,这钱花得值。蝶变呀!他接手时协会只有几十个会员,现在会员近三百了。老会长说,小莫能干,会干。局长说,他在两江新区买了近1000平米的办公楼。老会长说,我的天,这得要多少钱?!我不敢想。局长说,民政部的《中国社会报》把重庆房协作为典型向全国推广。莫元春,他硬是干出名堂来了,他这个人,为自己想得少,为别人想得多,心底无私天地宽……
莫元春讲完报告,打开手机,发现有13个未接电话,全部是蔡海韵打来的,他赶忙打过去,蔡海韵说,大儿子乘坐的飞机两个小时后就到了……
莫元春开车去机场,他把车开得飞了起来……
 
 
注:莫元春,重庆市广益中学高66级4班学生,现任重庆市房地产业协会会长,中国房地产业协会常务理事,高级工程师,全国资深土地估价师,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勤工程学院教授,重庆市综合评标专家库专家,重庆市科学技术委员会、重庆市国土房管局专家库专家,第二届重庆市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博士生导师。退休前,任重庆市国土房管局副巡视员,重庆市三峡地质灾害防治办公室副主任(副厅局级)。

                                           

重庆广益中学 版权所有(1894-2012) 校址:重庆市南岸区黄桷垭文峰段78号

邮编:400065   联系电话:62627262,62466701   传真:02362627262

  渝ICP备09006278号  


食堂订餐管理系统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