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德育管理  >>  班主任队伍

我用我的爱心来融化你这颗顽石

发布日期:2012-02-24 阅读:1478次

张国平是我班上一个特别调皮的小男孩。别看他个子不高,他的年龄却是我班上最大的,刚进初一,就接近14岁了。初一新生入学的时候,由于他没有参加学校组织的入学考试,分班的时候,我班上没有他的名字。当学校将他的名字开到我班上来的时候,我一看他这个人,就知道这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够我打整的了。因为是学校的安排,我只好把他接收了。

张国平来自一个特殊的家庭。父亲因为经常酗酒,不管家庭和孩子,在张国平上小学的时候,他的父亲就和母亲离了婚,张国平归母亲抚养。而他的母亲又是一个智力上有问题的人。因此,张国平的教育问题就全落在了他那位接近70岁的年迈体弱的外婆身上。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家庭,张国平从小就养成了很多恶习,除了嘴比较馋外,最大的缺点就是他那张嘴比较讨人嫌,平时与同学相处,有事无事都会去骂别人几句,而上课则老是去接嘴,说一些与课堂不相关的话。

初一上期刚开学不久,张国平的恶习就暴露出来了。这不,国庆节后收假的晚上,全班同学就他一个人没有返校。我打电话问他的外婆,说他下午到了学校的,并且是她亲自把张国平送上了开往学校的公交车上。于是我先派了班上三位男同学到校园内找了一圈,没有找落。我不放心,又派了五位男同学,找遍了校园的每一个角落,还是不见踪影。我问遍了班上的每一位同学,都说当天没有看到他。下晚自习后,我到他的寝室查看,没有返校的任何迹象,并且寝室认识他的同学都说当天没有看到他。我将这些情况全部反馈给了她的外婆。她的外婆因为年龄太大,无法到学校来,于是委托我到街上的网吧去帮她找一下。当天晚上我一个人找遍了我们黄桷垭街上的每一家网吧,还是没有结果。

第二天早上,家里和学校仍不见张国平的身影,我悬着一颗心开始了上午的上课。上午九点多钟,他的外婆给我打来一个电话,说张国平在南坪她们家楼上的一家网吧找到了。原来,返校的那天下午,他外婆把他送上到学校的公交车后,他坐到上新街就下了车,然后又赶回了南坪,到他家楼上的那家网吧打游戏去了。当他把身上的几十元钱打完后,他由于害怕不敢回家,就一直呆到了第二天早上。

那次事件过后,在我的教育下,他写下了保证书,于是回到了课堂上。我原以为他会从这件事中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然而,他的恶习并没有真正的改掉。就在初一上学期即将结束的元旦节假期返校的时候,他又故伎重演了一回。

元旦节假期返校的那天下午,他妈妈亲自从长生镇把他送到了学校的校门口,然后就坐车回长生了。然而,他妈妈前脚走,他后脚又赶了一辆到长生的车回去了。那天晚上仍然害得我和班上的同学担心了一个晚上。由于当天晚上没有长生到我们黄桷垭的车,第二天一早,他妈妈就赶到学校,在问了同学之后,又把我们黄桷垭的网吧找了个遍。在一无所获后无奈地回到了长生,谁知在长生的街上竟无意中碰到了打了一个晚上游戏的张国平。他妈妈把他扭送到了学校。鉴于他上次的情况,我把他和他妈妈一起带到了学校德育处。经过学校德育处领导的教育,我们一致认为为了挽救张国平,建议家长把他送到工读学校。然而由于张国平的家庭无力承担工读学校昂贵的费用,教育张国平的重任又落在了我的身上。

出于对张国平的关心,出于对张国平外婆的尊重,也是为了挽救张国平,于是我决定改变对张国平的教育方法。以前对张国平的教育,平时缺少关心,在他犯了错误之后,常常是批评指责,他感受不到班级的温暖。同时,他因为开学报名比较晚,学校将他安排到了初二的寝室,和初二同学合住,他经常受初二同学的欺负。所有这一切,最终导致了他不想呆在学校。在了解了这些情况之后,我决定先给他换一间寝室,让他回到我们班上的寝室,给他一个新的生活环境。给他换寝室的那天,我亲自帮他抱了床上的用品,并在新的寝室给他把床铺整理好。当时我明显感受到了他对我的感激,只是他没有说出来。

我本以为给他换了寝室后,他不会再给我带来大的麻烦。然而前后还不到三周时间,我在处理另外的事情时,有同学说张国平每周最后一天都没吃饭。我听了非常震惊。因为自从张国平国庆节那次逃课上网吧后,他外婆都是把生活费交给我给他保管,每周我都给他充了60元的生活费,按理说应该够,怎么会最后一天会没钱吃饭呢?在我调查之后终于弄清了事情的真相,原来他在和初二的同学合住的时候,初二的同学强行和他在寝室“炸金花”赌博,先打五元、十元,张国平赢了一百多。初二的同学想捞回来,于是最后一把赌两百元。在初二几个同学的合谋下,张国平倒欠了初二同学八十元,于是要求他每周还二十元,不还就加倍。就这样,张国平每周在还了“欠账”后,最后一天只有饿肚皮。我在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把初二的几个同学叫到一起,严重警告了他们,并让他们退还了曾经向张国平索要的财物。在那以后,我几乎每到周末都要问他还在饿肚皮没有,并且告诉他,如果初二的同学再来找他,一定告诉我,我帮你解决。他每次都是笑嘻嘻的说“没有”。看到他的笑脸,我心里踏实了许多。

就这样,在我一次次的关爱中,我看到张国平比以前明显快乐了许多。当然,我也不忘经常提醒他,多给父母和外婆争气,少给老师惹麻烦。他现在仍然免不了会犯一些错误,比如上课接嘴,下课打闹。但这学期已经过去了多半,他再也没有出现大的违纪现象了。我相信,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思想的成熟,在我的感化下,他应该不会再出什么大的问题了。这不,半期考试的成绩已经出来了,他考到了班上的第七名,语文上了一百分,数学上了九十分,英语也考了七十多分。

我坚信,只要愿意付出我们的爱心,哪怕是一颗顽石,他也有被融化的那一天,只是需要我们耐心地去做工作,耐心地去等待。

重庆广益中学 版权所有(1894-2012) 校址:重庆市南岸区黄桷垭文峰段78号

邮编:400065   联系电话:62627262,62466701   传真:02362627262

  渝ICP备09006278号  


食堂订餐管理系统软件